头条

宝藏网首页>>观点>>详情

规范国际分工

2014/10/14

今年是著名的篆刻、书法、绘画大师吴昌硕先生诞辰170周年,为此,浙江省博物馆联合桐乡君匋艺术院、安吉吴昌硕纪念馆和安吉县博物馆举办了盛大的纪念展,掀起一阵“吴昌硕热”。而小编就着这阵热风,读了王家诚先生的《吴昌硕传》。在这里,选取若干片段与大家分享。

吴昌硕是精通诗书画印的近代大师,在各个领域都有卓越的成就,其中又以绘画最晚成熟。然而,一旦他凭借数十年的金石、书法和诗文修养进入绘画领域,很快就脱颖而出,为世人瞩目。

那么,他的绘画创作状态是怎样的呢?

王先生借助大师弟子王个簃的眼睛观察到:“吴昌硕作画,最注重整体的构想,手持芭蕉扇躺在楼上画室中间安乐椅上,背着双手站在屋角的盆栽兰花前出神,在窗边闲步,或展开书法名迹一面看一面点头微吟……这都是最打扰不得的时刻。一旦酝酿成熟,画兴勃发无法遏止的时候,再回到桌前,凝神静气,一气呵成。儿子东迈和媳妇王薇青,会在一旁悄悄照顾,熟练地铺上垫纸和画纸,在古砚中研墨。画的时候,他很少坐着,悬腕中锋,不仅用笔自如,使全身精神提摄一气,重要的是眼睛可以照顾到全局。为此,他的画桌是特制的,比一般桌子高出几寸。他画得快,笔下可以看出一种微妙的节奏。而真正刻意经营的时候,却是粗具大体之后。他会歪着头细看,然后上前就已有的笔痕墨迹,联络修饰;这就是他的‘小心收拾’了。有时笔头颤动,一次次地跃跃欲试,结果一笔没落。最后,意兴所至,也许以题诗、?淇罨蚣阜揭蠛斓挠≌吕赐瓿勺詈蟮牟糠帧?rdquo;他的口头禅是“奔放处离不开法度,精微处照顾到气魄”。

这样的状态类似于郑板桥画竹,讲究意在笔先,成竹在胸后奋起直追,迅速完成作品的大概。之所以绘画的速度显得很快,不复古代“十日一山,五日一水”的缓慢,主要在于使用水墨和纸张后减少了很多烘染、勾勒的过程。当然,画家熟练地掌握技法、得心应手之后也会画得快一些。

但画的价值显然不能以完成时间的长短来计算。画史上很早就记载了一则轶事,说唐玄宗从四川返回长安后思念嘉陵江山水,于是令吴道子和李思训描绘这一题材。结果,李思训耗费数月才完成作品,而吴道子却一天之内一蹴而就,效果“皆极妙”。类似的例子也发生在英国。著名批评家拉斯金因美国画家惠斯勒画得很快、要价很高而讽刺后者,以至于被后者以“诽谤罪”告上法庭。惠斯勒尽管承认了自己作画的时间很短,但在法庭上义正辞严地宣告自己是以一生所学在画画,得以胜诉。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