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宝藏网首页>>新闻>>详情

艺术女神是如何炼成的 | 阮筠庭:姑娘们,活出自己,去做那些真正吸引你的事

2018/3/7 0 来源:宝藏微信

100多年前,在国际妇女运动领袖之一、女性解放运动的灵魂人物克拉拉·蔡特金的努力下,哥本哈根第二次国际社会主义妇女代表大会通过决议,将每年3月8日定为国际劳动妇女节,从此唤醒了全球沉睡的女性意识。此后性别平等观念逐步主流化,女性生存和发展条件不断演变,女性地位不断变迁。女人花风中绽放,百年不凋,历久弥香。今天,在又一个妇女节到来之时,宝藏推出特别策划“艺术女神是如何炼成的”。

克拉拉·蔡特金

我们采访到两位艺术领域的优秀女性,她们用女性独有的细腻分别在艺术设计和漫画领域披荆斩棘;她们以自己的才华和艺术品味创作出了优秀的作品;她们从独立个体出发,探索艺术、关注社会、领悟世界。

她们在生活中承担着不同角色赋予的责任,她们没有就此将自己凝固,而是以一种柔性的力量重新塑形,完成自身和艺术的升华。她们的生活是立体而丰满的,因为她们已经为此构筑了牢固的地基,向人们展示中国女性的多彩形象。

杭州的春天忽冷忽热。去采访阮筠庭的这个上午刮着冷风,空气中还弥漫着寒意。当记者来到阮筠庭的家中,顿觉一股暖意,她递来一杯热茶,素净的脸上未带妆饰,随后的温柔诉说里带着一种坚决和澄澈。采访中途门铃声响起,“应该是我买的花到了”,阮筠庭笑笑说:“这就是成熟的女人,送花给自己。”

艺术家简介

阮筠庭,1980年7月1日出生于浙江杭州,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漫画家、插画家、独立动画导演。曾独立导演动画《白蛇》,入围2007年法国Annecy国际动画电影节、德国斯图加特国际动画电影节等影展短片竞赛单元。漫画插图作品参展法国昂古兰姆漫画界、巴斯提亚国际漫画展、德国爱尔兰根国际漫画展、中国十一届全国美术展。主要出版作品:《绘羽》《画夜》《空色彩虹》。

宝藏对话阮筠庭

宝藏:谈谈您的工作吧,您是如何走向艺术的道路的?

阮筠庭:我小时候还不会写字的时候就开始非常喜欢画画,会写字之后我开始写属于自己的故事和小说,现在看来就是一种艺术活动。关于艺术的定义,很多人会认为需成为艺术家、或成为被大众所熟知的创作人之后所做的事才能被称为艺术活动,而事实上,很多人从孩子的阶段就会自发地开始艺术活动,这源于他们天生的一种热爱。

治愈的你阮筠庭

宝藏:您在从事艺术职业的道路上,发生过什么难忘的故事么?

阮筠庭:今年中国美术学院的艺考刚刚落幕,让我回忆起自己高考班时的往事。彼时我正在学画水粉,尽管我非常努力,但仍无法与水粉这种材质很好地磨合。当时的美术老师担忧地问我:“你没有色彩感觉......不会是色弱吧?”他建议我改考版画系或雕塑系,那样就不用考色彩了。听到老师这样说我很难过,但事实上,后来的我成为了一个以色彩见长的画家。

遇见(一) 睡眠训练 阮筠庭

有几年我甚至在美院评高考的色彩试卷,回忆起当年的自己,在我们成为自己的道路上,可能会经历很多的打击,以及被别人所定义,很多时候我们就会相信了这些限制和定义,但事实上,它可能不是真实的。

春阮筠庭

我当时就是非常热爱画画,并且我知道自己能非常敏锐地感受到色彩的丰富性;我并非没有色感,而是不适应水粉这种媒介和绘画方式。也许当下的媒介或现在去考察我们的这些条规并不适合我们:比如我后来才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适合用水粉这种媒介,它并不适用于每个人,我用水彩就可以画得很好,因为水彩与我的性格和特质非常符合。而我当时坚信自己所看到的色彩,这让我走到了这里。

不坏那么多 阮筠庭

若敢于追随自己热爱的东西,那么或早或晚,每个人都会找到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或工作方式。

阮筠庭作画中摄影:王小妮

宝藏:从单身到步入婚姻,再到为人母,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您对人生的思考发生了哪些变化?

阮筠庭:人生思考的改变是很多的,但未必完全是因为结婚或是有了孩子,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事在发生,我们的生理也在发生变化,我们在步向盛年,随后身体又在步入衰弱,身体的生理变化、艺术创作和工作也带给我们许多影响。

阮筠庭作画中摄影:王小妮

每个人其实都在寻找、实现自己的价值,但是实现自己价值有很多种方式。对于女性来说,我们可能生来就被赋予这样一种期望,女性会在婚姻或亲密关系中去寻找很多的自我价值。这也是我所经历过的,在遭遇很多的失望后我最终发现,人生价值必须通过自己的劳作和生命体验去实现,我们无法透过另一个人去实现自己的价值。

母子摄影:王小妮

最近不是有张扬事件吗?我发了一条朋友圈说:“姑娘们,睡才子,不如自己成为才子。”这是我通过自身很深的生命经验领悟到的,因为我先生就是香港一位有名的才子。我非常理解女性会被很有才华的男人所吸引,但在我多年的反观当中,看到为何会产生这种吸引,实际是因为我们想要活出才子那样的人生,想要拥有充分活出自己生命的那种勇气,想要舒展自己的才华,得到世间的承认和他人的欣赏,其实这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

母子摄影:王小妮

对女艺术家来说,拥有清晰的目标和方向,以坚决的意志力踏踏实实去实现自己的愿景是至关重要的,跟灵感与才华同样重要,婚姻和孩子也无法阻拦我们的脚步,相反它会带给我们更加丰厚的体验,带来更广阔的视角和题材,以及对生命更大的宽容与理解,这是我们所承受的疼痛赋予我们的。

宝藏:在工作或生活中遇见烦恼,您会与别人诉说么?

阮筠庭:倾诉或者说去寻求一种亲密的联结是女性的一种本能,女性透过这种方式安慰和疗愈她自己,和朋友喝喝咖啡还是很重要也很快乐的。

阮筠庭摄影:王小妮

但作为成年人的一个很重要的标志性事件就是——我终于接受了没有任何人能够真正地理解我,而且我放弃了这种寻求。真的接纳这一点是要穿越很多很多失望的,一直到真正的放下,直到这样的时候,我的作品或是我的诉说,就会发生一些本质的转变,这种转变是我不再寻求有人要彻底地理解我或是接受我,而更在于我对观者的那份关心。

月光(局部)阮筠庭

宝藏:您觉得社会上对于女性艺术从业者会不会有某些偏见及误解?您觉得女性艺术从业者与男性有什么不同之处?您在从艺经历中有没有遇到过性别上的偏见?

阮筠庭:偏见及误解显然是有的,但在我这个行业我经历得不多。在我所涉足的领域,无论在漫画的行业还是在心灵成长导师的领域,女老师是非常多的,且占更大的比例,我想应该是缘于女性更具有接受心和同理心,当遇到问题的时候更容易去反观自己,而不是试图征服外界。在漫画这个领域,也许没有太多官方的关卡,大家都是野生生长出来的,它是被市场所选择的,因此男女比例的倾向并不明显,女漫画家还是很有优势的。

春阮筠庭

对女艺术家而言,看到潜意识里对女性身份的种种限制是重要的,比如作为女人可能不会赚太多钱,作为女艺术家肯定也赚不到太多钱;或者女艺术家会嫁不出去,文艺女青年都很不靠谱,都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没有落地能力的,在漂几年后自然就要结婚生孩子等等;但事实上结婚生孩子也不能终结你对艺术的喜爱、追求和享受,你仍然可以以此为生,有一个好的收入,同时被人所尊敬。

春阮筠庭

宝藏:在未来,您面临的主要挑战是什么?您会如何应对?

阮筠庭:你是说长皱纹长色斑吗?作品销量下滑之类的吗(笑)?我现在不太考虑未来,对我而言,专注于当下,去回应当下生活对我的需求,去感受自己向往之事的感召,什么是我愿意去做、以及我想去做的,我就会去行动,而这样的一份投入会创造出自己最好的未来。事实上我们对于未来的担忧都是基于我们过去的丧失,但是过去已经结束了,已经消失了。

阮筠庭摄影:杨菲朵

宝藏:有没有一位您特别喜欢或崇拜的女性?谈谈喜欢她或崇拜她的理由?

阮筠庭:胡因梦,她曾是一位很有名的演员。后来她进入到了灵性探索的领域,翻译了很多克里希那穆提的著作,自己也成为了一个灵性探索的老师,她也是我的第一位灵性老师。我很欣赏胡因梦,因为一个女人那么美却不自怜,她并没有利用她所拥有的这些东西,去自我沉溺和欣赏,而是坚持不懈地在追寻真理,这是非常难能的一种品质。就像严歌苓也是,她那么美又有才华但并不自怜,不管是对她自己还是对她笔下的人物,这一点很多男艺术家或男导演也做不到。

歌(三)阮筠庭

艺术家透过艺术的方式和道路去展现自己的生命,要攀上属于自己的顶峰,这需要一种非常大的真诚,和如同殉道者一样的虔诚与信念:有些东西比你个人的安逸,或比世俗的诱惑,甚至比美更为重要,值得你去为之努力。

歌(五)阮筠庭

胡因梦的这种对生命孜孜以求且毫不留情的追寻,这甚至超越了艺术家的领域。艺术家有时追寻的是美,有时我们会止步于美,对于美好的体验我们宁愿闭上眼睛或享受幻相,但对我而言,追寻的不止于美,即使这个谎言是舒服的,也需要被打破。我感受到真理对我的呼唤,不管是透过绘画还是透过教学,抑或透过我自己的生活和修行,所谓的修行即自我认识——探索自我,探索真相,我希望能找到生命的真相。

宝藏:您觉得女人的美丽可以从哪些方面体现?

阮筠庭:男人对于女人美的评价是不一样的。男人可能更多地着眼于皮相和肉体,比如一个年轻的女人,他就觉得是美丽的;但对于女人而言看到的层面往往会更加丰富,我们可能很容易透过女性的外在而看到她好不好相处,她是否善良、真诚,她是否很有亲和力等等,所有这一切都构成美。一个女人对自己关注和珍爱的程度也构成她的美和吸引力,还有她是否纠结,从她的外貌上也能看出来,如果她的情绪很健康的话我们也能感受到。当然每个人的感受力和感受层次不同,对于感受力不强、只着眼于外相的人,也许会被淘宝妆所欺骗。但事实上,美,在一个人的很多层面同时被表达。

阮筠庭摄影:杨菲朵

病态也有病态的美。比如忧伤、纠结、消沉,食欲不振、心如死灰……对同频的人来说,她是很能共情这种美的。这就是为何我们现在的时装广告里有些模特儿显得很病态,大众也会觉得美,因为这表现的是整个社会的一种共性,很多人都或多或少地都处于这种状态里。东方社会一直推崇女人的虚弱为美,而不是健康强壮。比如日本文化中,日文的“卡哇伊”是可爱同时也是可怜的意思,当一个东西是楚楚可怜的,我们会觉得很动人,对于西方人来说,这是很难理解的。

阮筠庭摄影:杨菲朵

了解其它的世界,有时会令我们检视到自己惯常社会的荒谬。比如在摩洛哥,他们认为女性非常肥硕,甚至过胖才是美的,有一些女性为了达到这种标准去吃一些药物而导致心脏受损,这与东方社会是何等反讽。当女性的重心不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我们就会为了取悦他人去改变我们自己,或者选择不发展、限制我们自己。所以,当我们被“A4腰”、“iPhone腿”席卷的时候,我们能否回看自我,看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宝藏:当您年老时,您希望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形象及状态示人?

阮筠庭:刚刚所谈论的美,不光是指皮相,还包括姿态和仪态,从仪态当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个人是否受了一辈子的苦,并且仍活在苦的自我认同当中。我们现在看到的很多老年人都是偻佝的状态,很多女性在年长之后就放弃了表达自己的光彩和快乐。比如我的妈妈,我妈妈虽然打扮起来很美,但她不允许自己充分展现这些美,她会担忧别人怎么看自己。

阮筠庭摄影:杨菲朵

我相信我们这代人年老的时候,会是不同的一个状态。我们会对自己有更加清晰地认知,也敢于活出自己,对自己没有那么多的限制和诅咒。最近和我合作的一位70多岁的艺术治疗的老师,这是我唯一见到的一位老年人,她没有像重复的唱机一样重复自己的故事和成见,她仍然可以跟当下对话。我希望自己老的时候不要成为一个旧唱机,而且我觉得也不会。

宝藏:在妇女节来临之际,有没有想对女性同胞说的话?

阮筠庭:我很感恩自己现在的工作,它给我带来很大的回报,这种回报首先是我觉得非常快乐。所以姑娘们,收起你们对男人的投射,自己想做什么就自己做,倾慕艺术家,你就自己成为艺术家,至少去实践艺术活动,这些创造性的快乐、开创和成就,会带给你真正的满足。

阮筠庭摄影:杨菲朵

如果你发现自己被坏男人吸引,那不是因为你需要一个渣男,而是你内在也想要像他那样勇敢做自己。那就成为一个坏女孩,接受真正的自己,活出叛逆,去叛逆你想叛逆的一切。我们不需要依靠男人、伴侣去间接地活出自己,去做那些真正吸引自己的事吧!

记者 / 编辑:阿汣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