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宝藏网首页>>新闻>>详情

你不知道的艺考1977 | 尉晓榕:坚持,就会不断地好起来

2018/2/27 来源:宝藏微信

近日,全国各大艺术类高校本科招生专业课考试正如火如荼地进行中,大家把这次考试称作“艺考”,是艺术类专业高考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艺术类考生高考征途中最重要的一次战役。

高考之于中国的意义,不用多说。1977年冬天那场不同寻常的考试,开始改变这个国家无数人的命运。数以千万计曾经以为生活就是农田和工厂的年轻人,重新找到了他们忐忑的梦想和奋发的意气,重新找到了他们从来不敢想像的未来。那一年,他们接受了人生中最具变革意义的挑战,曾经灰暗的人生轨迹开始变得精彩,而这个国家的前途,也被重新照亮——那是一个时代的转折点。

电影《高考1977》,讲述的就是那代人高考的故事

高考制度恢复40年以来,它作为一项一年一度必然发生的教育盛事,一直伴随并深刻地影响着我们一代又一代年轻人,影响着这个国家和民族。

在2018年度中国美术学院本科招生专业课考试进行之际,宝藏采访到了四位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的艺术家,他们四位分别在国画、油画、雕塑、版画领域有着自己的艺术成就和高度,而他们都是1977年恢复高考后第一批考取中国美术学院(当时为浙江美术学院)的考生。历岁月弥久,再次回忆当年,他们的“艺考”究竟是什么样子?他们的“艺考1977”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采访艺术家尉晓榕之前,记者就听说,与他约会,越好的朋友越习惯等待,因为他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忘了时间。果不其然,这次采访,当我们在约定时间到达约定地点时,尉晓榕正在十五公里外的地方和学生们一起专心为中国美术学院九十周年校庆创作作品,忘记了时间……

尉晓榕

号司雨堂主
1957年生于福建福州
1977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今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
现为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院长、教授,首届中国画创作与理论博士,硕、博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浙江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福州画院院长。

1988年,尉晓榕在杭州

宝藏× 尉晓榕

宝藏:当年艺考前夕你在哪里?当年是如何备考的?

尉晓榕:1977年,我在福州。

当年的备考并不像现在的学生那种情形,有两个考前班,但人都不多,其中一位老师带了约十几个学生,另一位就带了我和许院长(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两个。我当时在福州最大的中心剧场做过几个月的美工,画南斯拉夫电影《桥》和墨西哥电影《叶塞尼亚》的巨幅海报,也算是一种锻炼。那时我还不会打格子,凭着电影照片摸索着画,效果还不错,得到了大家的肯定。后来又调到福建省美术馆,美术馆的位置比起剧场当然更好,但在美术馆反而画的不多,现在想来还是留在剧场更锻炼人。

尉晓榕早期素描作品 1978

备考的印象真是有点儿淡忘了,可能当时要考政治、文学之类。我的文学基础本来就不错,因为从初中起父亲就对我的学业抓得很紧,并不是为了考试,当时对考大学还没有概念。1977年之前的大学招生是“推荐”的,只招收有实践经验的“工农兵学员”,不用参加考试,劳动模范或者有关系的就可以保送。

尉晓榕早期素描作品 1978

宝藏:考取浙江美术学院是当时的理想吗?

尉晓榕:我觉得自己一直很迟钝,当时没想过考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以下简称“浙美”),到高考临近还不敢报考,只报了福州艺术学校的舞台美术专业和福建师范大学艺术系。浙美是父亲强迫我去考的。起初我一丁点儿自信都没有,只敢考福州艺校当时认识很多师大的学生,觉得他们都画得比我好,所以连师大都没信心去报考。现在回过头来看这段历史,我由衷地觉得,在漫长的学艺道路上,自信不能来得太早,太早是一件坏事情,自我感觉很早就非常好的人,到后来往往未必了了,这是我的个人体会。

尉晓榕,大学时期

我是前几年才找到自信,之前一直没有,不自信才会不断地去追寻。不自信有两种态度,一种是自暴自弃,还有一种是坚持。坚持下去就会不断地好起来,任何事情都是坚持才有变好的可能。

1981年杭州茅家埠,左起:池沙鸿、张谦、卢辅圣、尉晓榕、路海燕

宝藏:除了浙江美术学院之外还有参加其他学校的考试么?为什么会选择浙江美术学院?

尉晓榕:还参加了福建师范大学的考试。后来我被福建师大浙美同时录取,当然就选了浙美

尉晓榕(右)和池沙鸿(左),大学时期

宝藏:谈谈你考浙江美术学院时的记忆,印象最深的人或事?

尉晓榕:印象最深的人当属考浙美之前教过我的两位老师:梁桂元和许金宝。梁桂元老师在速写上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他把方增先和顾生岳先生的速写原作给我看,让我临摹。那个年代出版物很少,美术方面就更少了,我买了薄薄的一本《怎样画速写》,这些使我的速写进步很快。学画过程中我比较投入,运气也不错

恩师梁桂元(右)抱病期间,与前来探望的尉晓榕交流探讨

我为什么会选择舞美专业和一个人有关。当年随父母下放到福建省福鼎县,在那儿读了中学。在福鼎的时候我还不太会画画只是喜爱画画。在那儿,我认识了一位画舞台美术的福州知青郑志新,他在县剧院上班,画的是小幅的舞美作品,然后用幻灯机放大。我在福州还没拜师,在福鼎就跟他玩在一起。我画的速写都不得法,而他画得很正规,不知道是从哪里学的,特别是他的素描画得很好。印象中他里头穿着熨烫笔挺的白衬衫,外搭短款西装夹袄,扣上扣子,披一件外套,整个人的气质非常好。文革后期在县里很少能见到这样的人,大部分人看上去都是土土的,洋的也是假洋。

尉晓榕,大学时期

灯光打在石膏上,他慢慢削着铅笔,眯着眼观察石膏,摆弄着,我羡慕的不得了,在我看来这一切都太高级了。当然现在我们也会了,放在那个年代就太难得了。我当时想这里有一条光明大道,很羡慕他那种状态,感觉自己太渺小了。再后来他调回福州,把县里最漂亮的女演员娶走了。半夜坐车走的时候,特别敲门和我道别,我觉得他应该快点回福州,这样的人呆在这儿可惜了,他给我的影响确实很大。后来我也回福州了,但没去找他,可能想“混到一定程度再去找他,结果几十年都没去联系,但我经常打听他。

尉晓榕大学时期

宝藏:还记得当年考试的题目是什么吗?

尉晓榕:不记得了。当时考的人多,77届参加浙江美术学院高考报名的有16万多人,各专业加起来总共只招50名,比现在少多了。现在考试的人没那时多,招生名额有3000多个。

尉晓榕早期素描作品 1978

宝藏:每年都有新的学生入学,随着时代的变化,年青人的特点是否也在发生改变?

尉晓榕:在我看来考生都差不多,都是考前班一个模子出来的,总的来说几十年来变化不大。毕业生变化则比较大,老师已经换了好几拨,结构和以前不一样了

1977年10月,黄山。右起:刘幽莎、尉晓榕、池沙鸿、潘韵老师、沈坚毅、程谷青、沈远路、海燕、朱春秧、崔明哲

宝藏:1977年的艺术界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讲讲在那一代人中具有代表性的过程?

尉晓榕:1977年并没有大家想像的那么保守,当时已经吸收了很多西方的东西。我在那时接触到了门采儿、尼古拉·菲钦这些大师的素描图片,老师也给我们讲了一些,还有俄罗斯巡回展览画派的列宾、苏里科夫的的素描和油画,他们的素描学一辈子都可以。英美系和法国的画家接触的少一些,但这些已经够我们学的了。

1981年永乐宫大门,左起:沈远、崔明哲、朱春秧、尉晓榕、沈坚毅、路海燕、程谷青、宋忠元老师、刘幽莎、池沙鸿、胡良勇

宝藏:有什么可以和刚刚参加艺考的学子们分享的故事(或是寄语)

尉晓榕:考生们都很努力,我希望他们都能考上,也希望他们尽量用正当的方式考进美院。不要走后门托关系,这样即使侥幸成功了,对自己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情,因为进了美院后你可能是成绩最差的一个。其他同学都是凭实力考进来的,最差的学生大学四年里会过得很自卑,作为男同学你可能喜欢上某个女生,但这个女生可能看不上你,因为你专业最差;反之同样,男生会喜欢专业更好的女生,这四年里你就会挫折不断。

尉晓榕早期素描作品 1978

如果有关系托到我这里,我都是这样给他们讲道理。艺考一次不行考两次,两次不行考三次,国画系艺考次数最多的一位考了九次才考上。十几二十年前也有同学考八次考上的,前四年没考上,后四年就干脆到杭州租房子来考试。我想对考生们说,一定要凭自己的努力干干净考进来,这样后面的日子就轻松了,先难后易,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要坚持自己的初衷,一定要考最好的学校,不要这儿没考上,第二年就降低标准去报考一个稍差的学校。把最好的学校放弃了,将就了,这我觉得很可惜,因为平台不一样了,这都是决定终生的。

尉晓榕画笔下的饶宗颐 2016

一般来说,人生的85%是由学校决定的,你将来的整个品位、一生为人做事的背景,学校是很重要的。当然还有15%另外的机缘,可能比从美院出来还成功,但毕竟机率小得多。考上美院本质上就是给自己一个好的平台,更好的学习状态。但如果不考美院也能获得这两个条件也可以,比如你拥有一个很好的书房,每天读书,也读得进去,那也很厉害,自学成才的人很了不起,不断自我升华的能力很强,在没老师的情况下也照样有很好的发展。

尉晓榕工作室 2018

我见过很多学生在学校表现很好,出了校门,画也退步了,书也不看了,头脑也糊涂了,所以我一直强调自学是很可贵的。还有一种就是环境,刚好你家人认识几位艺术届或文化届的精英,你可以随时向他们讨教,那美院上不上无所谓,现在不是非要拿着文凭去找工作的时代了。另外,读了自己的专业将来又从事这个专业,抑或没有从事自己所学的专业,都是一种表像的东西。我觉得更本质的是你心头的、由天赋造成的愿望,这是最重要的,因为某方面有天赋,你就有欲念,如果这个欲念得到发展实现,你一生幸福的基调就奠定了。

尉晓榕 2017

学了这个专业,又从事这个专业,恰好都是你的爱好,在都很顺利的情况下,应该跨界,一定要在绘画技能之外,在艺术素养塑造之外,跨到文学,跨到哲学,甚至理工科,理工科实际上对艺术帮助也很大,很多画画的人还没达到这个境界,几何比图案更酷,数学比形准更准更本质。如果一辈子玩感觉也可以,但你应该想一想,你的感觉是年轻的时候好还是老的时候好,一般生理学家会告诉你,年轻时候感觉更好,为什么有的人拼命努力都不进步,因为你不跨界,老在一个地方,你的感觉就随着时间慢慢萎缩了。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