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宝藏网首页>>新闻>>详情

十八岁,献给岁月的序曲 | 徐明慧的十八岁芳华,等待梦想照进现实

2018/2/21 来源:宝藏微信

18岁时第一次开始独立行走,远赴外地考试,见到了过去未曾见过的天地,新的世界在眼前徐徐展开,脚下的道路却布满坎坷。访谈中的徐明慧如同她的画作色彩一般明朗、独特,在她身上不再看得到当年那个不声不响的“丑小鸭”的影子。伴随着岁月沉淀后的淡然、自信与洒脱,徐明慧把她的18岁芳华,向我们娓娓道来。

徐明慧简历

1988年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毕业,1994年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研修班毕业,2003年赴法国巴黎国际艺术城研修。现为中国美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系教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学院中国水彩画研究中心秘书长,浙江省水彩画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

宝藏对话徐明慧

宝藏:18岁那年您在哪里,在干什么?

徐明慧:我是63年生人,18岁是在1981年,当时我正准备参加高考,或者说已经开始参加高考。

1977年上初中时我开始学习水彩画,到现在已有40余年了。目前我依然在从事水彩画创作和水彩画材料的使用研究工作。1977年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这对刚刚学习绘画的我们而言意味着有机会考大学了,在此之前考大学是根本不敢想的事情。我的两个师兄先后于1977年、1978年考上了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老师请他们回校介绍高考情况并常常给我们做示范,一下就唤起了我们考学的欲望,也坚定了我们的信心。

从我参加高考开始到现在,碰到了许许多多的改革和变故,虽说是历经艰辛但不失为人生的历练。

1981年 徐明慧在家乡大连劳动公园荷花池留影

我学画画悟性还算好,但在班里只是中等水平。第一次参加高考我刚好18岁,记得高考成绩出来时老师说我的分数最高,这个消息让我意外和惊喜,也许从这一刻起我学会了自信,甚至影响到我以后的成长。虽然专业课比别人多了几分,但文化课未通过。

我从1981年到1984年连续考了四年,主要原因还是文化课没过关,尤其是外语考得很差。眼看着同学们一个个先后被各学院录取,只有我一人孤单地留到了1984年。

宝藏:在18岁时,您有过什么样的理想?

徐明慧:人生有梦,从我开始学画画到知道可以考大学了,第一个梦想就是考取浙江美术学院(现中国美术学院)。我是大连人,记得小时候爸爸经常去杭州出差,带回来的杭州特产包装上印有“杭州”和“六和塔”的标记,那时我就对杭州产生了好奇和向往,当老师介绍浙江美术学院在杭州时,我心一动,觉得那是我做梦都想去的地方,我一定要努力实现这个梦想。

1984年 徐明慧在梦寐以求的杭州六和塔上留影

1984年是我丰收的一年,也是我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当我历经艰辛终于收到三个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时,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浙江美术学院。

这一年因高考制度改革文化课参加全国统考,每个学校专业考试时间都有变化,鲁迅美术学院要求文化课成绩过全国分数线才有资格参加专业考试。考试中我的三门专业都得到当时主考老师(油画系主任)的赞誉,口试时他就问我是否愿意到油画系学习,我回答当然愿意啦,他当时就说油画系录取我了,这意味着我提前接到了鲁迅美术学院的录取通知,我带着兴奋的心情走在回家的路上,但心里总觉得自己的梦还是在杭州的浙江美术学院。

1981年 徐明慧在大连劳动公园留影

那个年代,录取通知书用的挂号信都是在星期天投递的。考鲁迅美术学院那天刚好是星期天,我回到家中没见到来信,便沮丧地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没过多会儿听见有钥匙开门,是姐姐的声音:“谁把信放在我们家门框上了?”话音落了却不见人影,我以为是做梦,门瞬间被推开,姐姐手里真的有一封信,她说是浙江美术学院的挂号信,天呐!我噌地一下从床上跳下来,还半信半疑地看着姐姐和她手里的信,总感觉自己像在梦里,回过神来,发现这一切都是真的。

1984年 徐明慧考取浙江美术学院 在校园里留影

1984年8月19日,对我而言是一个好日子,下午两点我被告知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录取了我,四点多在家又收到了浙江美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我真的是欣喜若狂,这份通知书让我等得太久太久了,这时妈妈从外面回来看我兴奋的样子,高兴地流下了眼泪。

我带上通知书,骑着爸爸的大自行车飞快地赶到学校告诉老师,那时候没有电话,我到了学校已是5点多钟,老师还未下班,把通知书递到老师手里的瞬间我的眼泪总算流了下来,我对老师说我考上浙美了,这时老师也不禁眼眶含泪,他说了句:“你太不容易了。”那一刻对我和我的老师而言,我遥远的一个梦想终于实现了。

宝藏:记忆中18岁时发生过最难忘的事?

徐明慧:18岁那年最难忘的莫过于我开始独立了。18岁开始高考,鲁迅美术学院在大连艺术馆设有考点,我从家中走路过去很近。除此之外我还报考了中央工艺美院(现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考点设在长春,再就是我梦想考的浙江美术学院,它的考点设在沈阳鲁迅美术学院校内。

1982年 徐明慧在沈阳考浙江美术学院时于沈阳故宫留念

浙江美术学院我考过三次,每次考试都是和几个同学坐7、8个小时的火车去沈阳的考点,我们在鲁迅美术学院念书的师哥师姐把我们安排到了他们的学生寝室住,同时还得到他们特别多的照顾和关爱,心存感激至今难忘。

1983年 徐明慧与同学李翎、李业香在长春考中央工艺时留念

中央工艺美院我考过两次,去长春考试时举目无亲,全靠自己。我第一次到长春时水土不服,整个腰部长满疱疹,很疼很难受,因考试没有时间去医院,只靠喝水吃药,在同学们的照应下总算带着病考完了。

那个年代,18岁的我很单纯,对身体的爱护没有意识,不懂得自己照顾自己,也许跟当时家中兄弟姐妹多,父母没能把太多精力放在我身上有关,除了姐姐经常会照顾我,我应该算是稀里糊涂长大的。所以考学时独立生活的体验对我而言是人生重要的历炼。

宝藏:18岁时,遇见过最难忘的人是谁?

徐明慧:我在大连十五中学的美术老师徐世政对我的影响是十分长远且深刻的。徐老师是大连师范学校毕业的,他自己是做版画的,也有很强的水彩画功底。为适应当时的高考,我们全部从画水彩转成学画水粉画。徐老师经过自己的尝试、研究和摸索,用最直接有效的表现方法对我们进行强化训练,果然我们之后的色彩考试成绩都很好,由此也让我打下了扎实的绘画基础。徐世政老师三十多年来为全国各大美术院校培养输送了大批的艺术人才。

2017年春节 徐明慧与中学同学们给徐世政老师拜年

高而颐老师也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老师,他曾是浙江美术学院工艺系主任,后来做了副院长,之后又担任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浙江省文联党组书记等。1982年,我在沈阳考浙江美术学院时他监考,考场上我的出色发挥给他留下了好印象,前面提过,因文化课未能考取。

1983年在准备考浙江美术学院前的寒假,高老师托大连同学葛明带话让我好好准备文化课,那年还是因为文化课我没能如愿。

1984年6月2日、3日,因高考改革,考浙江美术学院的全国所有考生统一在杭州考试,考试结束后我向高而颐老师道别并询问了第一志愿该如何填报,高老师笑着回我:“我看了全考场你的专业第一,只要你的文化课能过全国统考分数线,哪个学校你都能考上。”听了这番话,在回去复习文化课的一个月里我真的是拼命了。

2009年 徐明慧与高而颐老师共同参加“百年华彩乐章”第二届中国当代优秀水彩画家提名展

18岁,从我开始参加高考和之后经历的一场场考试的挫败,都是我的人生履历,但我的中学启蒙老师徐世政和我的大学班主任高而颐老师,他们不仅有恩于我,他们对我的教育、指导、关心、支持和帮助也影响了我的人生,师恩难忘!

宝藏:18岁时,家人对您在艺术追求上的态度是怎样的?

徐明慧:学画画就要涉及到买画材,笔、纸和颜料是最基本的,好在学校老师给我们提供了一大半,个人只需承担一小部分,这也是我们能坚持画下来很重要的原因,如果完全靠家里支付材料费的话,估计当时就会有很多同学画不起了。

我父母内心是支持我的,但碰到钱的问题他们确实有压力。父母收入不高,家里需要开销的地方很多。我在参加高考的几年里,午饭家里带,晚饭都在学校附近吃一碗面条,加上我每年赴外地考试花销的火车票、旅店费和餐费,每出去一次的费用比我父母一个月的工资还多。

我爸爸是很要面子的人,他当时在外贸啤酒桶厂当厂长,我每次出去考试他都会在单位说他小女儿要考大学了,我连续几年没考上,他感觉很没面子,记得1983年我还没有考上时,他是反对我继续再考下去的。

1991年春节 徐明慧回大连探亲 与父母一起吃年夜饭

我妈妈是一名纺织厂工人,没什么文化但非常善良。1983年我考试再次失败,因打击太大一夜之间我两个手掌起满了血泡,连喉咙里也都是,食不下咽。我妈妈看我的样子很心疼,她说:“再给你一年时间,如果再考不上我们就不考了吧。”

1984年 来杭州考浙江美术学院时在岳王庙留影

1983年下半年至1984年高考前,我果断放弃了专业课学习而全身心地投入到文化课补习中。35元一年的学费在那时候算很贵了。我每天跟中学生一样上学放学,因文化课基础不好学得特别辛苦,最终还是险过全国文化统考分数线2分,我是真的尽力了。

父母在最关键的时候又给了我一个机会,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这也是我此生难忘的。

宝藏:18岁时恋爱了吗?

徐明慧:在我18岁时所处的年代,我好像没有什么“恋爱”的意识,到了大学毕业我也没想过谈恋爱。或许是因为我小时候整天跟在哥哥后面像小男孩一样爬高上树,成了“假小子”,上大学时我也不像其他女生那样爱梳洗打扮。那时的我如同“丑小鸭”一般,下乡写生时我也会跟班里男生一样爬高上树的,有一次在青岛我和几个男同学误入雷达基地,硬是被执勤战士用枪指着翻墙而逃,当时的我不会有男生喜欢的。

1984年 徐明慧和全班同学在浙江美术学院门口合影

宝藏:18岁时,您留下过遗憾么?

徐明慧: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其实人生走到最后每一步都是对的,如果没有那个时期一步一步的艰难和坎坷,也不会有我今天看待事物的方法和对待事物的态度。

1984年 徐明慧在杭州西湖边的孤山留影

宝藏:用什么关键词可以概括您的18岁?

徐明慧:18岁是我人生的一个关键点,那时的我并不懂得它的重要性。回首往事历历在目,虽经历过坎坷但也有收获。18岁的我开始有思想,开始独立也开始慢慢地走向成熟。我认为自己18岁的关键词应该是“等待实现梦想”,只是我等待的时间比我的同学们多了好几年。

1985年 徐明慧和师妹姜沛在大连工人文化宫

宝藏:如果能与18岁的自己对话,您想对她说些什么?

艺术家徐明慧接受宝藏采访中

徐明慧:我想告诉18岁的自己,做人做事要自信,也要有勇气与别人交流。我在那个年龄段不仅性格内向还缺乏自信,不敢与人沟通和交流。我应该是在读大二时才慢慢开始改变性格的,如果那个时候我像现在这样比较健谈,又善于与人交往,或许我会成熟地更快一些。

真希望人生永远都是18岁。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