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宝藏网首页>>新闻>>详情

十八岁,献给岁月的序曲 | 潘鸿海:我是幸运的,碰到了好的老师,遇上了好的时代……

2018/2/16 来源:宝藏微信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宝藏”

宝藏,一个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文化艺术门户网站

十八岁,献给岁月的序曲

2018年,新年的钟声刚刚敲响,手机上的朋友圈里上演了一幕幕的“回忆杀”,大家纷纷晒出了自己十八岁时的照片。那些搞笑、感伤、冒着傻气的照片将所有人拉进了回忆,也让所有人聚焦自己。十八岁,既是一个人成年的转点,也是青葱岁月里最好的年华。十八岁的照片是经历过十八岁的人的共鸣,而怀念是一群人坐在一起共同的话题。

十八岁是一个多么美妙的年龄,很多人在这一年开始走进大学,或者出门远行,梦想,让人生充满了无限可能性。如果说电影《芳华》让经历过那个时代的人感到感伤,那“亮出十八岁”则让更多的人意识到芳华的无邪,美好,以及永恒。

在2018农历新年到来之际,宝藏精心策划了“十八岁”这个系列专题,并在这个新年里陆续推出。我们采访了艺术、文博界的八位老师,请他们来回忆、讲述自己的十八岁。他们中,有老一辈艺术家,有中青年实力画家,也有文博领域的杰出专家。越过山峦丘壑,经历百态人生,当再次遇见十八岁的自己时,他们会说些什么?

生命的年轮不可逆转地一圈再绕一圈,我们每个人都在成长。十八岁——每个人成长过程中必经的关卡,经此完成一场蜕变,以成年人的身份继续上路,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从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到成为中国二十世纪中叶浪漫写实艺术家代表人物之一,著名油画家潘鸿海回忆起他十八岁的青春记忆,没有遗憾。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的,碰到了好的老师,遇上了好的时代,美术潜力得到了很好的发挥……

潘鸿海 中国二十世纪中叶浪漫写实艺术家代表人物之一。196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附中,1967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现为中国美术学院),历任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美术记者、美术编辑、编辑部主任、副总编、 《富春江画报》 (工农兵画报)负责人、浙江画院院长。

17岁的潘鸿海

宝藏×潘鸿海

宝藏:18岁那年您在哪里,在干什么?

潘鸿海:我是上海人,17岁时考试考到杭州,就是现在的中国美术学院附中。以前我的成绩很差,到了美院附中以后,专业成绩比较好,顺风顺水,一直到大学毕业,在美院学习了10年。

17岁的潘鸿海

宝藏:记忆中18岁时遇见过最难忘的人?

潘鸿海:难忘的人太多太多了,当时的同学、老师现在很多已经是大人物了,也有已经去世的,我很怀念他们,有些已成为需要仰视的权威了。中国美术学院对我来说太好了,这所学校是我以前梦寐以求想进的学校,入学以后我也并没有特别努力,但学得很顺手,成绩也比较好,在学校里心情很舒畅。

学生时代

宝藏:18岁时,有没有特别崇拜的人?

潘鸿海:那时我们所有的同学都崇拜当时从莫斯科列宁格勒列宾美术学院回来的两个老师,全山石和肖峰。他们留学回来,带来了油画上一些新的技法,新的创作思维和教学体系,我们如饥似渴地学习,这是对我们影响很大的事情。现在这套体系已经过时了,所以我在探索我自己的路。探索什么呢?就是中国艺术家在油画方面应该掌握的一些技法,观察方法,审美理念,是我慢慢形成自己风格的一个过程。

油画作品《又回外婆家

宝藏:18岁时,家人对在艺术追求上的态度是怎样的?

潘鸿海:我的家庭出身比较贫寒,父亲是工人,母亲是农民,是最基层的老百姓,我的父母不了解也不懂什么叫画画,只是感知到这只是画画,他们想着靠画画怎么能吃饭呢!我母亲生前给我留下两句话,对我的影响非常深刻,第一句话是:人多的地方不要去。第二句话是:认认真真学一门手艺,这样的话有饭吃。这个我当时写过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后来在业内美术界流传的非常广。大家都认为到现在为止这两句话都还是能够作为座右铭。

采访时摄于潘鸿海工作室

当时条件很艰苦,我父亲的工资当中有一部分是要支付我在美院读书的费用,每个月要寄钱。美院附中毕业后,我考进美院,进入大学,当时村里还没有哪个孩子能考上大学,结果我考上了。我的父母亲坐在床沿边上,呆坐了两个小时不讲话。我是大儿子嘛,父母本来想靠大儿子毕业以后赚钱养家的,现在没办法了,又要再等五年,对他们而言是属于比较无奈的事情。当然,宝贝儿子能够读大学,在那时候的村里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所以再艰苦,他们也是支持我的。

油画作品 《银杏树下的情怀》

宝藏:18岁时恋爱了么?或心里有没有想爱的人?

潘鸿海:我是一心读书,毕业的时候还傻乎乎地突然发现周围的同学都在追求女同学,那个年代,就我还没有过。我的一个师兄,他也是我现在这个年龄的时候才跟我讲起来,当时他们谈恋爱是怎么谈的,他长得很帅,各方面的成绩都很好,事业也很好,那时跟学校里的一个校花谈恋爱,现在提起来,他说:当年我们俩手指头都没有碰一碰,这就是那个年代的谈恋爱,和现在环境不一样,那个时候都是这样的。

油画作品《水上人家》

宝藏:在18岁时,有过什么样的理想?

潘鸿海:绘画我从小就喜欢,其它都不感兴趣,我印象很深的就是小时候村里来了一大批国民党部队,走了以后又来了一大批解放军,就住在我们村里,有个连长他抱着我坐在他的膝盖上,问我喜欢什么,我回答喜欢画画,后来我就拿着纸垫在他膝盖上画了只大公鸡。

油画作品《夕阳下的河埠头》

宝藏:18岁时,留下过遗憾么?

潘鸿海:没有什么遗憾,也没有想过要去弥补什么遗憾,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要说遗憾可能就是自己长得太难看了。那个时候很简单的,该读书就读书,该谈恋爱就谈恋爱,该结婚就结婚,该生孩子就生孩子,该买房子就买房子,没有别的。

采访时摄于潘鸿海工作室

宝藏:用什么关键词可以概括的18岁?

潘鸿海:顺。

潘鸿海接受宝藏采访

我十七、八岁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因为我进了美院,能够走上艺术的道路,从此以后一直都比较顺。大学毕业以后,大家都到农村去,我有机会到出版社工作,这是最好的一个位置。我的前半生基本上是风调雨顺的,所以现在能够在艺术上有一些成绩,我的人生不坎坷,把握的比较好,也是命运安排,快乐的求学,工作也很投入,希望做革命的接班人。后来才知道革命接班人不是那么回事情,还是老老实实画画吧,到现在就是以画画为乐。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