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宝藏网首页>>新闻>>详情

专访 | 余宏达:一纸丹青,不惹尘埃

2017/11/8 来源:宝藏微信

几十年来,杭州人到虎跑景区汲水登山,行到高处,止步翠樾堂,其实清代,翠樾堂作为虎跑寺的大雄宝殿,背后尚有一进建筑——观音殿。后因历史变迁,观音殿几经损毁。2015年杭州市园林文物局钱江管理处正式启动虎跑观音殿复建工程,由风雅颂杨传播集团具体实施,历时两年多,观音殿终于重现。在主殿两侧的墙壁上还有着精美的瓷板画,不仅具有可细读的故事性,还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而这瓷板画的绘画者就是浙江画院的人物画家余宏达。

杭州观音殿巨幅瓷板画

余宏达介绍说:“这两幅瓷板画尺幅巨大,达到了1.6m x 3.9m,在创作过程当中还是遇到了不少困难的。瓷板画本身就和平时在纸上作画不同,笔触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像这样巨型的瓷板画,一般描绘的都是传统故事,要把握整体画面是一个难点,因为这一个传统故事里面往往包含了好几个小故事,要把这些小故事放在同一个画面上,既不能乱又能让观众一看就懂,这是很重要的。

余宏达在杭州观音殿接受宝藏记者采访

不过总体来说余宏达对最终呈现的效果还是很满意的。两幅瓷板画分别以水月观音和持经观音为主题,为主殿营造了高雅而禅意的气氛。除了主殿的这两幅瓷板画以外,余宏达更是为观音殿画了十多幅观音画像,每一张都是神态各异,把观音的形象勾勒的恰到好处。

“作为瓷板画,跟我们平时在纸张上创作也有很大不同,工序严谨,要求很高,纸和瓷的感觉也很不一样。因为瓷板画作品有很大的不确定因素,越大越不好烧制,损坏率很高,有一点失误就前功尽弃。很幸运这两幅作品都是一次性烧制成功,一般来说类似这么大的瓷板画一次性成功并不是那么容易,我常感念这就是菩萨保佑。”余宏达这样感叹道。

因为热爱,余宏达对观音画像是不遗余力地去创作,甚至他出去笔会的时候都会选择观音画像,也许很多人会觉得像观音这种的题材在笔会的环境中很难安静创作,但对于余宏达来说画观音像是信手拈来,观音的形象已经深深刻印在了他的心中。在2013年的时候余宏达就创作了一本关于观音画像的技法书,受到了一致好评。与此同时,他也应邀去景德镇画了很多观音题材的瓷瓶,瓷板。

用余宏达自己的话说,能把自己的观音作品呈现在观音殿当中,就像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节点。所以近日,余宏达就以此为契机,在桐乡香海禅寺开展了一场关于观音的个人画展,这是浙江省内第一场观音画像主题的个展。

2017年11月6日,“妙吉祥:余宏达观音画清赏”在桐乡香海禅寺开幕

宝藏 X 余宏达

宝藏: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画画的,为何选择人物画作为自己的主要创作方向?

余宏达:我觉得画画首先是一种天赋,这种天赋首先体现在热爱上。我很小的时候就拿笔画画,非常喜欢画画的感觉。小学开始在少年宫学画,高中的时候正式决定考取美术学院,自此走上了专业绘画之路。我自小到大,一直对人有一种特别的关注,芸芸众生、人间百态,都会吸引我的注意力。小的时候想象力没有边界,看到什么图案都觉得像人,会引发我很多联想,把我对人物的感知画下来的想法就非常强烈,我觉得这其中有无限的可能性。

宝藏:你在创作的时候,怎样选择入画的人?

余宏达:中国画创作也是有自己内在的原则和讲究的,入画的人物,从感性上来说要能够打动自己,从理性上来讲则要根据人物的形象、神态特点、背景文化等因素来综合考量。

宝藏:人物性别不同,创作时会有什么不同?

余宏达:女性题材是人物中比较重要的题材,也是我前一段时间比较偏重的题材。画家创作一般都会有一个周期性、系统性,某个阶段可能会专注于某个题材的研究和创作。女性本身就是美的代表,特别是少女。男人的美需要历练,而女人的美是天然的,这种美更适合工笔画,也更容易表达。

宝藏: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观音画像的?

余宏达:我自幼就特别喜爱佛教题材,时常去寺庙参观,观看壁画、彩塑,那些生动而又神秘的形象渐渐深入我心中,即而流露于我的笔端之上。

或许人人皆有佛性,在年少时我通过绘画已感受到了佛教的虔诚与慈悲。16岁那年,我查出一种罕见的肠道畸形病而休学,这期间应该说是饱受病苦折磨,最后还是通过一个大手术来解决,但手术又不顺利有了病发症,在上海住了84天医院,可以说人生跌到了谷底……此时艺术与佛的慈悲心给了我生命的力量,当时我每天能靠着睁一小时眼,我就会慢慢的画画,第一张就画了释迦牟尼菩提树下悟道图,里面的主人公释迦牟尼枯瘦而痛苦,思索如何救度世间之苦,此画也是自比境遇,又期待化蝶成道之日。重病期间心急如焚的母亲让我默念观世音法号以求救度一切苦厄,还认了一位吃斋念佛的老居士为干娘,最终这一个坎还是过去了。

这种生命的历练对于我来说,虽然痛苦但却让我愈加坚韧。佛性与观音文化已经在我的生命中生根开花,佛教题材成为我的重要创作方向,其中对观音画更是情有独衷,弘扬观音文化,以艺术诠释佛性已成为我的一个使命。

宝藏:对于你来说画观音和其他人物,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余宏达:画人物最重要的就是要抓住精神内核,表现出神韵,最基础的就是以形写神,再往上一个台阶就是如何把神韵表达出来,因为最终能打动人的还是神韵。观音的形象应该说是大众最为熟悉的佛教形象,要想画出神韵,让大家都认可,难度确实不小。所以在创作观音画像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要表现出她的安详内敛和慈悲的神韵造型,一般在画观音画像时,我往往都是采用低垂的眼睛和微微向下低的头,然后略略面带微笑,可以说观音的形象就是东方的蒙娜丽莎。”

宝藏:创作的灵感从何而来?

余宏达:日常生活中,读书、赏画时会产生一些灵感。画面在脑子里浮现,很快就能投射到作品当中去。一些名迹古刹,我都会去看,去感受。现在好的古刹,保存得很少,很多都是不断地翻修,失了韵味。而在平时,一些小佛像,小物件,都会对创作产生影响。另外,文字和历史的记载也很重要。我是把佛教当成哲学,并非一般的祈求。

宝藏:你的观音画像包括其他的一些题材,用色很明亮。你是如何借由色彩的表达来捕捉内心状态的?

余宏达:在颜色上,我追求的是大雅大俗。我喜欢用饱和的颜色,它既沉稳,又有冲击力。将色调明确的红、蓝、绿等颜色配合在一起,会很难。我的审美和技法都是从工笔重彩中走出来的,我更偏向重色。包括在写意这块,重彩也是我的一个方向。我知道不好弄,但也一直在努力。

宝藏:在现今的学术范围里,对于工笔和写意似乎有着明确的划分。那对您而言,将工笔和写意结合在一起是否对你的创作有更大的提升?

这个问题的范畴比较大,但我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从技术层面上,工笔画的程序性更强,更强调充分的准备,从小稿到线稿等层层准备;写意画偶发性强一些,更强调临时的艺术感觉。工笔画以熟宣为主,不渗水,便于层层叠加;写意画以生宣为主,渗画效果多、偶然效果多,这都是为主题而准备的。但两者之间又有互相的特点,只是一个这个特点多一些,一个那个特点多一些,我认为从大的范畴上说是没有工笔写意之分的。有句话说,最好的工笔画就是写意画,工笔画要画出写意性,反之最好的写意画又是工笔画,要展现出很多丰富的层面,两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从个人角度而言,这也是我为什么更多地去创作小写意作品,因为它跟工笔结合得更紧密一点,转过去也会顺畅一点。

宝藏:你今后的艺术创作有什么样的计划?

余宏达:观音画可以说是到目前为止我的艺术生命中最重要的创作题材和研究课题,十多年来倾注了大量的心血,有了一点小小的心得,也得到了社会大众的认可,这些小成绩也激励着我继续坚持下去。我会更进一步深入学习了解观音的历史文化艺术知识,结合传统与现代,挖掘出更多观音画的东西,让观音形象更生动丰富,更有韵味。

艺术家简介

余宏达,字抱墨,又名虹达。1977年生于浙江杭州,1993年师从顾生岳先生。1998年至2006年,就读于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人物专业,先后获学士、硕士学位,导师胡寿荣。现为浙江画院专职画师(国家二级美术师)、浙江省中国人物画研究会秘书长、任伯年研究会副秘书长、北京现代工笔画院特邀讲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