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宝藏网首页>>新闻>>详情

“陆俨少奖”银奖获得者专访 | 匠心画意 陈果笔下的制琴师

2017/10/24 10:24:14 来源:宝藏微信

从湖南到杭州,地图上的距离超过800公里,开车最快也要10个小时。但在10年前,一个14岁的湖南伢子,独自一人几经辗转,从潇湘大地到西子湖畔。一年后,这个少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附中,又过了9年,仅仅25岁的他从全国1000多名选手中脱颖而出,获得了第二届“陆俨少奖”中国画展银奖。他就是中国美术学院硕士、人物画家尉晓榕的弟子——陈果。

与陈果见面是在中国美术学院里的一间咖啡馆,他从教室匆匆赶来,黑T恤黑牛仔裤,发型整齐干净,笑容里带着一丝腼腆,典型的处女座男生形象。

在陈果最近创作的作品中,“制琴师”是主角,而各类不同的乐器,则是贯穿主题的线索。他的作品平易近人,观众身在其中,仿佛能亲手触碰到那些制琴师的专注生活。

宝藏 X 陈果

宝藏: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绘画的?

陈果:大概在小学二三年级。我的绘画启蒙老师其实是位数学老师,他当时是个文艺青年,很有绘画热情,但在那个年代,阴差阳错地成了数学老师。他课余在学校边上开了一个美术兴趣班,我父亲与他相识,便把我送去那里学画,从素描、速写这些最基础的开始学。

我父亲虽然从事法律工作,但内心也向往文艺,一直希望我往这方面发展。再加上我从小显露出一定的天赋,所以家人对我的艺术道路都很支持。

宝藏:看你的简历,你14岁那年就来杭州了?

陈果:是的。我表姐也是学美术出身,她建议我父亲让我考中国美术学院附中(以下简称“附中”),所以我在2007年初三时来到杭州随一位老师学画,同时寄宿在他家。我父母工作比较忙,每月来杭探视一次。2008年我考入附中。从14岁来到杭州,我就很确定自己的方向,知道我将来走的路一定与艺术有关。

宝藏:十年前的杭州与你现在印象中的杭州有什么不同?

陈果:对杭州的最初印象来自走马观花的旅游,诺大的西湖,空旷、朦胧。14岁刚来杭州生活,并没有身处“人间天堂”的感觉,因为当时活动的区域都在转塘,十年前的转塘挺破的,典型的城乡结合部。慢慢对杭州有了感觉,还要到考上美院,尤其是2012年我住在南山路附近之后。

杭州这个城市,来旅行,感受其实并不深。但你要是在西湖边住上一年,特别是偶尔去北山路那带走走,就能感受到它特有的湿润感。杭州的文化氛围也很微妙,一草一木总关情,仿佛先贤的气息还在身边,不曾离开。

宝藏:当初专业学习美术时,为何会选择中国画而不是其他专业?

陈果:在报考国画系之前,其实我各类专业都有想考过。在附中学习时接触的东西挺多,任课老师们来自国油版雕各个专业,知识结构也不大相同。我起初对油画很有热情,慢慢兴趣转向雕塑和国画。2011年,当时可以报考两个专业,我首选雕塑,其次是国画,但因为文化课的原因都没考上,随后我准备复读。那年暑假我经历了密集的阅读和思考,认为中国画更加适合我。这种选择来源于对文化基因的认同感。所以复读那年我一心一意准备国画系的考试,2012年,考试顺利过关,我进入了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学习。

宝藏:求学时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事?

陈果:学画那会儿我们都挺疯的,尤其是在附中念书那阵子,几个老同学经常结伴去老城站(现杭州火车站)画速写。那时候的老城站地方不大,卫生也不太好,空气中的弥漫着各种臭味。候车室里座位全满了,连过道上都躺着人,我们就在这种环境下站着画,不知不觉一画就是通宵。那时真的是不知疲倦,打了鸡血似的,现在已经没有这种热情了,各种事情忙不过来,时间不够用,所以这种强度的速写已经很少去画,但那段经历现在想来还是历历在目,很有意思。

《版纳纪行·一》

27X21cm 纸本炭笔 2014

《版纳纪行·二》

27X21cm 纸本炭笔 2014

宝藏:当年保送研究生时,竞争激烈么?

陈果:国画系的保研名额,通常是人物、山水、花鸟专业各一名,根据各学期课程分数进行综合测算,按高低顺位选取,并不是一战定输赢,所以也说不上有多激烈吧。本来在大三暑假我就开始念英语备战考研,大四开学时,系里让我去填表格,之后就得知了保送的消息,当时的心情当然是又意外又高兴。

宝藏:跟随尉晓榕老师学习时,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令你印象特别深刻的事?

陈果:我的导师尉晓榕先生很酷,请他看画,他讲到画面上具体的内容也许只有寥寥几句,但他由画面引申出的奇思妙论却滔滔不绝,让人时有醍醐灌顶之感。

有件事我印象特别深刻。年初杭州国画院有个叫《西湖梦寻》的展览,当时人物专业研究生大多都接到了任务,每人要创作一张肖像参展。我画的是赵之谦像,在寒假时做了一个黑白稿,想请尉老师提提意见,于是用手机拍了画发给他看。整整两天两夜没有回音,第三天早上起床,看到他回了四个字:一纸陈旧。老师平日和言细语,循循善诱,少有这么凌厉的评语。彼时距截稿就四五天了,我只能硬着头皮推倒重来。就这四个字让我失落了好一阵,也让我时时警醒。

《赵之谦像》

180X97cm 纸本设色 2017

尉老师的教学注重传统,他希望我们在山水、花鸟、书法里吸收营养,融会贯通,但又要求我们的形式和面貌要有所创新,不能与前人雷同。尉老师就是不断地启发和敦促我们去进步,充分引导、适时纠偏。有一位良师,一辈子受用。

得知宝藏要采访陈果,尉晓榕先生特地手写了一份对陈果的评价给宝藏记者,对学生的关爱之情都浓缩在字里行间中

陈果有很扎实的人物造型基础,从写生到创作,心得互用,完全通融。其在图式的建构上、具象及半抽象符号的象征表义方面,都已很熟稳,且常有奇想。陈果的创作已具备一定的个人面貌。所作《守艺人》系列创作,虽有数幅场景,非一次完成,但保持了良好的连贯性和整体统一性,这说明其符号系统已渐臻成熟。陈果在传统中国画技法和表现的熟练运用的同时,也大量参照挪用西方表现系统,因而达成了较为理想的具有现代性的图式表义效能。简言之,陈果既成的业绩,应予关注和奖掖。

尉晓榕 2017.10.5

宝藏:我发现你的作品都与音乐有关,当时知道自己的作品《守艺人·之一》得了第二届陆俨少奖银奖的时候心情是怎样的?

陈果:我的作品很多都与音乐相关,以前画过歌手、乐手,现在对乐器制作这块比较感兴趣,开始创作制琴师题材的作品。

平时我喜欢鼓捣和音乐相关的玩意,组乐队、折腾音箱效果器、做电吉他。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接触到一些乐器制作的信息,于是对制琴师产生了兴趣,萌生了做系列创作的想法。《守艺人·之一》是系列中的第一张,也是各种尝试的开始,不太成熟,就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投稿的,所以得知自己获奖感觉还是蛮意外的。

《守艺人·之一》

180cmX97cm 纸本设色2017

宝藏:能讲讲《守艺人·之一》背后的故事么?以及你创作“守艺人”系列的感受。

谭抒真

陈果:《守艺人·之一》中的老人原型是谭抒真先生,被誉为中国小提琴制作第一人,他既是演奏家、音乐教育家,同时还是乐器制作专家。当中国的小提琴制作还是一片空白的时候,他自己埋头研究,靠着国外购买的制琴书籍,造出了第一把国人自行制作的小提琴。随后他开设乐器工厂,在上海音乐学院创立了中国第一个小提琴制作专业,为中国的小提琴事业拓出一片天地。有感于谭先生的事迹,我选用了他制琴时的侧影入画。他手持漆刷,正为手中的琴上色,这一幕让我清晰感受到老人热情投入的状态。画面的配景我用了一些与制作小提琴相关的元素,比如图纸、工具等等,用类似拼贴的手法来表达,比较偏平面构成的感觉,画面看起来还挺完整。

《守艺人·之一》作品放大细节

我完成第一张后给尉老师看,他也觉得这个题材挺好,建议我选择几样中西方的典型乐器来展开这个系列,可以加入一些中国传统乐器。我也正有此意。通过网络,我对几个种类的乐器制作工序都有了基本了解,也收集了大量的图像素材,梳理过后,随即进入后面的创作。

《守艺人·之二》

180X97cm 纸本设色 2017

组画创作,个性与共性的统一很重要。每件乐器的气质都不一样,小提琴有一种贵族气息,有句话形容小提琴身上“闪耀着黄金一样的光泽”,但古琴就不一样,它是中国雅文化的一种象征,所以我在画面的处理上选择了紫绿色为主色调,这个调子用的好会很漂亮,也比较文气。二胡比较偏民俗,严格来讲算胡乐器,我用黄褐色作为色调,更接地气一些。后面还画了做西班牙吉他的。这四张作品用的手法基本一致,出于对作画惯性和惰性的警惕,画完我就停手了,这个题材以后还会继续画,但在表达方式上肯定还会有新的尝试。

宝藏:在创作中,你作品中的背景配图是如何与画面主体产生关联的?

陈果:在画之前,我会有一个大致思路,在脑海里把画面中能够出现的元素罗列,再去思考这些元素和画面的构成如何协调。画面中的元素其实就是符号,通过它的属性给观者以暗示。如何去组合这些元素就要靠经验了,从绘画性和逻辑性上都要去推敲。比如《守艺人·之三》中,为了烘托古琴,我将琴谱放在画面靠前的位置,琴谱书籍这类元素其实象征了书斋文化,这和古琴的气质是完全契合的。

《守艺人·之三》

180X97cm 纸本设色 2017

宝藏:对于中国画创新你是如何看的?

陈果:这是个大命题。我的体会是:如果把画画比作说话,那么我的表达方式要和以前不一样,我必须说一些前人没说过的话,但我讲的必须是地道的中文,我觉得这才是靠谱的创新。中国画的传统就像一本大字典,我们从中揣摩古人的语汇,用以表达我们想说的内容。如果没有这些语汇,所谓的创新只能是失语。

《守艺人·之四》

180X97cm 纸本设色 2017

《体》

86X54cm纸本设色 2017

宝藏:放下画笔后的你又是怎样的?

陈果:一部分时间会放在乐队上面,还有折腾我的琴和设备。我们的乐队刚组不久,风格是布鲁斯摇滚,初期的磨合、排练、创作都要克服很多困难,还是希望能坚持下去。

吉他手陈果

前段时间刚刚完成自己组配的一把电吉他,现在也是作为主力琴在使用。材料配件基本都是海淘的美产货,有些在国内是买不到的,包括装配、调试、电路方面的细节知识,国内资料也比较少,只能翻墙去国外论坛啃英文。实际过程中会遇到很多问题,比如琴枕槽开深了或者开浅了,对手感跟音色都有巨大影响,怎么把握这个度,只有亲自试错才会有心得。虽说这是个蛮费精力的事情,但我乐此不疲,自己有过这个动手体验的过程,对那些大师级的制琴师傅就更加钦敬。

制作电吉他的材料

陈果制作的电吉他

说到这里,想起了我在附中念书时的班主任张俊老师,他做古琴二十年,是位资深斫琴师。古琴的漆艺极其复杂,从灰胎到漆面完成,要经过很多遍打磨。他说过,当你磨完了一把琴,也就磨圆了自己的脾气。

宝藏:除了守艺人系列外,近期还想过创作别的系列作品么?

陈果:近期还没有创作其他系列的计划,这个系列我会一直画下去,面貌上会和之前有大的变化。对于传统的书法、山水、花鸟方面,我觉得可能在这阶段还需要去重点攻一下。在做这份功课的时候,也许会有新的想法冒出来。

艺术家简介

陈果,1993年生于湖南娄底。

2008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附中;

2012年考入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入人物专业;

2016年保送中国美术学院中国画与书法艺术学院硕士研究生,师从尉晓榕教授。

参展与获奖经历

2014年

作品《原色日记》参加“巴别:变乱后的重建”青年展(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杭州)。

2016年

论文《大师的临摹课--李公麟<临韦偃牧放图>初探》获中国美术学院优秀毕业论文奖;获浙江省学业奖学金。

2017年

作品《赵之谦像》受邀参加“西湖梦寻·主题人物画展”(杭州国画院美术馆,杭州);

作品《守艺人》系列受邀参加“青藤传薪·纪念徐渭诞辰中国美院硕博士中国画大型创作邀请展”(兰亭书法学院展览馆,绍兴);

作品《体》参加“为中国画”全国高等艺术院校师生人物画写生作品展(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北京);

参与中国美术学院国画系师生合作八十米长卷《浙水共治图》;

参加“青蓝门径—尉晓榕师生艺术创作作品展”(国大恒庐美术馆,杭州);

作品《守艺人·之一》获第二届“陆俨少奖”全国中国画展银奖。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