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宝藏网首页>>新闻>>详情

走出美术馆看展览 艺术商业终成佳偶

2017/8/22

这些天,“怪咖达利真迹展”正在杭州嘉里中心火热举办。主办方介绍:“目前世界上流传的版画一般都是不同编码(注:所有版画作品,为了表示原作,不只写作者签名,而且要记载一连串的编码),而本次达利真迹展中的作品来自苏富比拍卖和瑞士藏家的一整套达利版画,并且全是同一个编码,是平时极少能看到的,就国内来说屈指可数”。

瞻仰达利的真迹不需要你坐上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到西班牙匆匆一瞥,而是可以在惬意的周末逛着商场便能欣赏到这场难得的艺术展。

回望今年5月,经过7年修整的国大城市广场重新开业。与原先不同的是,在商业布局之外,开业后的国大选择与恒庐美术馆合作,打造“客服中心+美术馆”的新型项目, 恒庐会在艺术化的客服中心和三楼的展陈区域内举办各类展览,还会不定期举办各类艺术体验活动。

高端艺术展进入繁华商业区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商场与艺术的结合是目前国际流行趋势,也是未来艺术发展的模式之一。从北京侨福芳草地到上海K11购物中心,开创性的全新艺术商业经营模式从某种程度上看也启发了人们将艺术与购物有机融合的消费新模式。

而在杭州,从嘉里中心的达利真迹展到国大的恒庐美术馆,再到几年前的西湖银泰艺术廊,都在走商业与艺术结合的道路,对消费者而言是新的体验,同时,也潜移默化地提升了大众的艺术修养与品位。针对艺术进商场这种商业发展趋势,宝藏特别企划此次访谈,就艺术与商业结合的话题展开讨论。

是商场选择了艺术,还是消费者选择了商场?

宝藏X“怪咖达利真迹展”策展人 张迎

宝藏:杭州适合办商业艺术展的商业综合体还挺多的,为什么选择在嘉里中心举办达利展?

张迎:我一直希望伟大的艺术家的作品,能够更多和老百姓接触,而不是一直躺在博物馆、美术馆里,缺少地气。嘉里中心正好位于杭州的市中心,也就是说对于城北、城西、城东以及滨江的观众来说,这个位置都不算太远,而且交通发达,尤其是地铁等公共交通,非常便捷。我觉得来嘉里中心的年轻人也非常符合这次展览的定位,这也是我们把展览设置在嘉里中心的一个重要原因。

宝藏:“达利展”在上海、苏州、日本等地都有举办过,有的在大型商业综合体,有的在美术馆,这次选择在嘉里中心举办,门票售价为120元,是否可以从艺术文化传播的效果和商业收益两方面谈谈你们的预期?

张迎:其实国内外一些私人的小型艺术馆、博物馆,都会适当收取一些费用,来作为后期推广、运营维护的费用,我们也一样,否则在展览运营方面经费捉襟见肘也不是个好的发展方向。像嘉里中心这样的商业综合中心,它本身就有着极为优越的地理位置,有非常可观的人流量,附近还有西湖这样举世闻名的旅游景点,在这里办展览,能够让更多的人用不算太贵的费用,看到质量上乘的展览,能够更多接触艺术、了解艺术进而喜欢上艺术,这何乐而不为呢,我本人也会坚持办下去。

宝藏X杭州嘉里中心市物经理 俞晶

宝藏:“达利展”的举办是商业与艺术的结合,是什么机缘让嘉里中心引进了这场展览?

俞晶:嘉里中心从开业以来,一直比较注重打造人文艺术;同时,嘉里中心也是年轻人的潮流胜地,打卡胜地。比如在今年四月底,我们的原创活动“Hangzhou.Me 觅寻你我光采”项目启动,就邀请了数十位杭州非遗传人或手工巧匠来到现场展示各种手工绝活,我们为他们提供展示自己的平台,而传统技艺和现代元素的交流和碰撞也吸引了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其中。在我们正考虑企划下一个活动时,“达利展”主办方也正在寻找合适的场地。嘉里中心的定位、所处的位置、便捷的交通等诸多条件都和他们的预期吻合。另外,达利是一位超现实主义的现代画家,作品风格不是具象的,而是抽象的表达他内心对世界的看法,这样的风格一直受到很多年轻潮人的追捧。我们也正好想在这个时候引进一个比较受关注的人文艺术的项目,双方一拍即合,所以就一起合作来做这个展。

宝藏:“达利展”在嘉里中心的举办吸引了很多艺术爱好者,作为承办方除了提供场地,具体还做了哪些方面的配合?

俞晶:嘉里中心的原址是浙江医科大学,是老杭州人心中的风水宝地,我们在设计时就考虑到把这个区域还原成还在校园里漫步的感觉,这也是一种艺术氛围的体现。

为了配合“达利展”,我们半个月前就在嘉里中心各个区域放置了很多达利的雕塑,商场醒目区域悬挂了达利展的海报,走廊区域还粘贴了达利的剪影头像等内容,让展览的氛围融入到商场里来。我觉得,艺术不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它应该是离人们的生活很近的,我们希望的是将艺术彻底融入现代人的生活,提供给大家更多元生活方式。目前,注重人文艺术的商业综合体在全国有很多,我相信杭州也会朝这个目标努力。

艺术走进商业综合体的活动越多,会影响更多人喜欢上艺术

宝藏X恒庐美术馆馆长 席挺军

宝藏:恒庐美术馆是怎样想到入驻大型商业综合体的?

席挺军:杭州的百货业曾经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杭州大厦是做到过全国日销售最高的百货公司。这几年随着淘宝、京东的兴起,实体店销售受到了冲击,很多大型购物中心、商业综合体也探索了许多新的模式,把Shopping Mall(超级购物中心)这样的综合性理念植入到商业综合体里,配有电影院和众多的餐饮。这样的模式在杭州很典型,国内其他城市也在复制。人们把下班后的聚会、周末家庭聚会的地点都定在大型购物中心里,我将这种模式定义为“城市客厅”。既然是一个“客厅”,墙上应该有张画,我们美术馆就是承担了“客厅墙上这张画”的功能,美术馆要承担的作用是营造一种艺术氛围。

而在普通人的观念里,美术馆一直给人高大上的感觉,和老百姓的生活是脱节的。两年前的一件事曾带给我很大的触动。那天,在南山路的恒庐美术馆进来一位大姐,问我“你们这里在办画展啊?”我告诉她我们这里一直是美术馆,并且从2002年开始就一直在这里。她说她从来没进来过,我就很吃惊,问她为什么不进来看看,她认为美术馆不是随便能进的。这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也启发了我的思考。这两年,我和我的团队一直在讨论一个理念:如何让艺术走出美术馆。我们推出了一系列让艺术走出美术馆的活动,比如我们打造了一项名为“艺术周”的艺术体验项目,每周都会有不同形式的绘画体验活动。除此之外我们还在探索、在拓展,在公共文化传播的方面美术馆能不能再做些什么。正好国大城市广场的开业给了我们一个拓展和发展的机会,我们双方一拍即合。

宝藏:您认为美术馆开在商业综合体内将会发挥哪些作用?

席挺军:一个美术馆进驻商业综合体不仅仅是简单的租场地,卖画。国大恒庐办展的宗旨是不收费。美术馆的功能除了艺术的展示,还会带动周边商家发散艺术的气息,基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概括:

1.起到了艺术传播的作用。我们在购物中心、商业综合体内举办展览的时间比在美术馆的周期长,传播率大。

2.美术馆开在这里,就要把艺术的氛围和气息散发到这里的每个角落。从内部展览活动的策划到招商到每家商户将来的营销推广,都要让他们赋有艺术气息。比如国大恒庐办展,会邀请周边的商家也一同参与,加强传播范围,相互借力,把艺术的气息和氛围传播到整个商业区域内。

3.美术馆的进驻,对购物中心及商业综合体来说也是非常好的事。现在的购物中心大多都是同质化竞争,如果我们能帮助国大把艺术氛围的这种范儿做出来,年轻的消费者就会更喜欢这里,对于商家来说就等于留住了这些客户。

九月,国大恒庐计划邀请浙江画院副院长池沙鸿举办主题为“杭州味道”的画展,我们还会联合进驻国大的商家和餐饮一起共同来举办这场具有杭州味道的“本塘画展”,相信一定也会很有意义。

宝藏X国大城市广场招商中心总经理 张菁

宝藏:现在的大型购物中心、商业综合体内一般都配备餐饮和影院,留给艺术展陈的空间区域相对较少,把美术馆作为一个商场的配套设施国大是第一家,请谈一谈国大的定位?

张菁:国大的定位是现代人的趣味主义,我们所有商品和组合的业种都围绕这个主题展开。现在很多商场都在做艺术,我们只是想做一个现代人的趣味主义的生活。我们觉得现在的消费者已经从纯物质需求向精神方面进行了转变,而趣味可能是一个分水岭。“趣味”的主题很大,而我们把它定义在梁启超先生讲到的那个趣味,是一种精神的愉悦。国大城市广场主要的定位是80后年轻人,我们希望把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带到购物中心来。就像目前正在国大举办的的阮筠庭、寂地的联名漫画展,就吸引了很多年轻人来参与。

宝藏:国大为什么要引进美术馆?

张菁:购物中心是现代人经常去光顾的场所。在目前艺术教育并未普及的当下,老百姓觉得艺术本身或者艺术家离大众、离生活很远,那么刚好我们有这个平台,就把他们请到购物中心来。我们让爱好画画的、或者对艺术有憧憬的人能够近距离地接触到艺术,这是我们当初的设想。购物中心不单只卖商品,只卖体验,也希望把人文的东西放进来,让顾客感觉到购物中心来,不光是消费吃喝玩乐,也能在艺术上,在生活的理念上有更好的感受。我们想做的就是把艺术生活化,让艺术更深入人心。

宝藏结语:艺术就是给生活加点盐

当人们在物质生活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会开始对精神文化有所追求。去美术馆看展览,观众往往会有心理预设——就是去看展览,是个专门的赴约;而商业空间面对的人群是流动的、开放的,没有任何专业门槛标准。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意识去美术馆,但也许在商场里打个酱油看了展览,就引发了思考和兴趣。如果人们因为某一次去商场偶尔看到一次展览,就开启了对艺术世界的好奇心,那么这个展览的社会价值也就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商业空间移植了美术馆和博物馆的一部分功能,商场与艺术联姻,艺术走进商场的活动越多,会影响更多人喜欢上艺术,拉近艺术与大众的距离,最终能让我们在艺术与日常生活的融合中提升自己的审美力。

艺术是什么?艺术就是给生活加点盐,质感就不一样了,是相对于专业体系的更广阔的空间。走出美术馆看展览,让艺术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编辑:孙磊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