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宝藏网首页>>新闻>>详情

归去来兮,潘天寿诞辰120周年纪念特辑

2017/3/14 来源: 宝藏网

潘天寿(1897-1971)

今天,是国画大师潘天寿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本文历数几幅潘天寿先生在拍卖会上拍出高价几幅巨作,以缅怀这位伟大的艺术家。

潘天寿(1897-1971),字大颐,号寿者,1945 年任国立艺专校长。 1959 年任浙江美术学院院长。他对继承和发展民族绘画充满信心与毅力。为捍卫传统绘画的独立性竭尽全力,奋斗一生,并且形成一整套中国画教学体系,影响全国。他的艺术博采众长,尤于石涛、八大、吴昌硕诸家中用宏取精,形成个人独特的风格。不仅笔墨苍古、凝炼老辣,而且大气磅礴,雄浑奇崛,具有慑人心魄的力量感和现代结构美。他曾任中国美术协会副主席、全国人大代表、苏联艺术科学院名誉院士。著述有《中国绘画史》、《听天阁画谈随笔》,他是一代艺术大师和美术教育家。

《鹰石山花图》成交价2.7945亿元

2015年5月17日晚,嘉德春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潘天寿巨制《鹰石山花图》以6800万元起拍,经过近一小时的鏖战(一般拍品3分钟以内),最终以2.79亿元成交,创潘天寿个人作品拍卖新纪录。

之前,在2010年的秋季拍卖会上,一共拍出37幅潘天寿字画,其中,成交33幅,成交率达到了89%,总成交额9881万元。在这一年秋拍上,潘天寿字画《黄山虬松图》以80万元的价格起拍,最终以201万元的价格成交。《指鹰画石图》以2800万元的价格成交。《微风燕子斜》以280万元的价格起拍,最终以1680万元的价格成交。

《黄山虬松图》 80万元

 

《指画鹰石图 》 2800万元

《微风燕子斜》成交价1680万元

潘天寿字画价格在2011年的春季拍卖会上开始突破亿元大关。这一年一共拍出40幅潘天寿字画,其中,成交47幅,成交率达到了85%,总成交额1.03亿元。潘天寿字画《神憩图》以200万元的价格起拍,最终以1035万元的价格成交。潘天寿字画再次破了千万大关。《登高观坡图》以800万元的价格起拍,最终以920万元的价格成交。《江洲夜泊》以380万元的价格起拍,最终以471.5万元的价格成交。

  《神憩图》成交价1035万元

《登高观波图》成交价920万元

《江洲夜泊》 成交价471.5万元

潘天寿字画在2012年的秋季拍卖会上,再占鳌头。这一次拍卖会一共拍出25幅潘天寿字画,其中,成交18幅,成交率达到了72%,总成交额6687万元。在这一年秋拍上,潘天寿字画《欲雪》以380万元的价格起拍,最终以2760万元的价格成交。《青蛙竹石图》以350万元的价格起拍,最终以552万元的价格成交。《映日荷花》以320万元的价格起拍,最终437万元的价格成交。

《欲雪》 成交价2760万元

《青蛙竹石图》成交价552万元

《映日荷花》 成交价437万元

潘天寿绘画题材包括鹰、荷、松、四君子、山水、人物等,每作必有奇局,结构险中求平衡,形能精简而意远;勾石方长起菱角;墨韵浓、重、焦、淡相渗叠,线条中显出用笔凝炼和沉健。他精于写意花鸟和山水,偶作人物。尤善画鹰、八哥、蔬果及松、梅等。落笔大胆,点染细心。墨彩纵横交错,构图清新苍秀,气势磅礴,趣韵无穷。画面灵动,引人入胜。

《红荷晴霞图》

《朱荷》  

潘天寿的指画也可谓别具一格,成就极为突出。这类作品,数量大,气魄大,如指墨花卉《红荷晴霞图》、《朱荷》、《新放》等,画的均为“映日荷花”,以泼墨指染,以掌抹作荷叶,以指尖勾线,生动之气韵,非笔力所能达。潘天寿作画时,每画一笔,都要精心推敲,一丝不苟。他在“有常必有变”的思想指导下,取诸家之长,成自家之体,他的画材为平凡题材,但经他入手的画,却能产生出不平凡的艺术感染力。如他的《小龙湫一角》特别是把画面主体小龙湫压到边角的构图,含蓄地让观者先看灵岩的磅礴山势,烂漫的山花然后再去欣赏那支龙湫水,这种方法,正与那些使画面“一览无余”形成对照,不仅显示了画家出奇制胜的构图才能,也表述了画家对平凡事物的内在感情。

  《新放》

潘天寿艺术的可贵之处,主要在于他具有大胆的创造精神,他常说,“荒山乱石,幽草闲花,虽无特殊平凡之同,慧心妙手者得之尽成极品。”他的书法功力也很深,早年学钟、颜真卿,后又撷取魏、晋碑中精华以及古篆汉隶,还能诗、善治印。平时作画,对诗文、题跋、用印方面,非常认真、讲究,绝不马虎。他对画史、画理也研究有素,著有《中国绘画史》、《顾恺之》,《听天阁诗存》、《治印丝谈》。并缉有《听天阁画谈随笔》等。

潘天寿“浙江一师”时期作文《时势造英雄》手稿 1917年

潘天寿是继吴昌硕、齐白石、黄宾虹后另一传统派的杰出大师。潘天寿的一生著述丰富,对艺术思想、美术教育、画史画论、诗书篆刻等均研究颇深,并建立了一套完整的迄今影响最大的教学体系,被称为现代中国画教学的奠基人。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