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宝藏网首页>>新闻>>详情

古代绘画圈的女神们丨3.8女神节

2017/3/8 0 来源:宝藏微信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宝藏”

宝藏,一个有深度、有温度、有态度的文化艺术门户网站

古人常告诫:女子无才便是德。据载,人类绘画的始祖便是一名女性——舜的妹妹画螺。但在漫长的艺术长河里,真正能留下两三足迹的女艺术家委实不多。直到自幼饱读诗书的名门闺秀汤漱玉,联合她夫君汪远孙,才开始专门为擅画的女性写史。这部较为详尽地记载明清时期女性画家的专著——《玉台画史》直至1825 年出版,共收录223 位历朝历代擅长绘画的女性个人资料。

注:汉代学者许慎在《说文解字》中记载:“画嫘,舜妹。画始于嫘,故曰画嫘。”,另明代沈颢在《画尘》中载:“世但知封膜作画,不知自舜妹始。客曰:‘惜此神技,创自妇人’。予曰:‘嫘尝脱舜于瞍象之害,则造化在手,堪作画祖’。”

这些擅画的女性,被汤漱玉分为四类,宫掖、名媛、侍妾、名妓四类。

  宫掖画家

中国古代,有专门供职于皇家画院的宫廷画家。宫掖,则指的是生活或供职于宫廷的女性。晚清时,便有不少随侍慈禧等皇室左右的宫掖女画家,如缪嘉蕙、王韶、阮玉芬等。

  • 缪嘉蕙,慈禧代笔女画家之一。她出生于昆明一书香世家,自幼习书画,年轻时便在云南、四川一带小有名气。其作品笔墨清新、设色典雅、形神毕肖,尤以花鸟工笔画为佳;她也工小楷,字迹秀拔刚健,超凡脱俗。1889年,慈禧下诏各省选送女画家入宫,缪嘉蕙以一幅《秋韵深远》入选进宫。

缪嘉蕙 作品

清 缪嘉蕙(款) 《双鱼图》

  • 陈书(1660-1736年),清代女画家,太学生陈尧勋之长女。她的绘画,创作题材广泛,人物画为严谨精细的工笔重彩画,山水和花鸟画为讲求笔情墨韵的文人写意画。传世作品有《梅鹊图》、《防陈道复水仙图》等。其子钱陈群、钱界、从子元、从孙载及族孙钱维城、钱维乔等皆从受画法,亦如四家之宗卫夫人。她虽非宫掖画家,但因官至刑部左侍郎的长子钱陈群的力荐,一举成为历史上作品入藏宫廷最多的女画家。

清 陈书 《岁朝丽景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名媛画家

平民百姓的妻女,多为生计奔波,自然谈不上琴棋书画,修身养性了。世人常言家学渊源的重要性,其实,在家学中逐渐长成的名媛画家并不在少数,如沈周之女沈素瑛,仇英之女仇珠,文从简之女文俶,蒋庭锡之女蒋淑,罗聘之妻方婉仪、其女罗芳淑,任伯年之女任霞等。

  • 罗芳淑,“扬州八怪”罗聘之女。罗芳淑跟父亲一样擅写梅,时人称为“罗家梅派”。她的《梅花图》册,或以浓淡墨作梅树枝干,用白描淡墨画花,浓墨点蕊,疏朗秀挺;或用胭脂作没骨梅,加以白须黄蕊,冷艳奇丽;或用粗笔画枝干,白描钩勒花朵,填以白彩、红蕊,雅致秀丽。在此选录其中红、白梅各一开。其画册自题曰“芳淑奉父命画”,可见其画是据父亲的要求而画成的。罗聘亦题曰:“我有爱梅女,命名曰芳淑。伴我日临池,春风写万玉。”

清 罗芳淑 梅花图册页,墨笔,纵26.8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 文椒 (1569—1634),明末画家文从简之女,文徵明的玄孙女。她性情聪颖,擅画花卉草虫,钩勒精细,鲜妍生动,信笔点染,皆能得性情。传世作品有《萱石图》、《花鸟图》等。其《花鸟图》,绘一枝海棠花枝斜伸入画面,一只白头禽鸟栖于其上。画面极素净,构图简洁。花、叶、枝皆以没骨法写出,柔润清秀。鸟儿刻画工整细致,色彩美丽,羽翼富有质感。而背景虽不着一物,却似蕴秀含雅,极有醇美之感。其画反映出文氏一门的细润文雅。

明 文椒 《花鸟图》立轴,纸本,设色,纵78.5厘米,横49.5厘米上海博物馆藏。

明 文椒 《萱石图》立轴,金笺纸本,设色,纵130厘米,横42.9厘米北京故宫博物院藏。

  • 恽冰,清初画坛“四王吴恽”中恽南田家族的后裔。她自幼潜心于花鸟画创作,不仅整日观摩家中所藏恽南田的画作,掌握表现技法,而且常观察房前屋后的花草、虫蝶,从中汲取大自然赋予的创作灵感。成年后,嫁同郡毛鸿调为妻。清吴德旋《初月楼续闻见录》记载他们“筑小楼,夫妻吟诗作画以老焉”。其《蒲塘秋艳图》,画蒲塘秋日丽景,就颇得恽南田神韵。

清 恽冰 蒲塘秋艳图纸本,设色,纵127.7cm,横56.6cm故宫博物院藏

名妓画家

坊间,流传着各样风流才子与明珠蒙尘的青楼女的香艳情事。其实,在烟花场所,文人重“色”,亦重“艺”,才色双全的女子最得他们欢心。为迎合这些文人骚客的趣味,青楼女子不仅会在妓馆专门的师傅那里学琴棋书画、吹拉弹唱,她们还会在与文人唱和交往中,得以欣赏临摹绘画珍品,学习绘画技巧。

  • 马守真(1548-1604年),为秦淮名妓。她能诗擅画,又轻财重义。其往来于文人墨客间,尤与文士王稚登(字伯谷)最为友善。马守真以画兰之精、画兰之专而名扬江南,因此自号“马湘兰”。她笔下之兰颇有脱俗的飘逸之气与野趣,与文人画家,尤其是“吴门画派”中文徵明等人的花卉有不少相近之处,就反映了青楼女子对文人画家的迎合性及师承性。

明 马守真 素竹幽兰立轴 水墨 纸本 110×38厘米

明 马守真 石兰竹图页金箔纸设色,32.4×47.1。弗利尔美术馆藏

此外,还有以撇笔画墨兰为人称绝的顾眉,颇负艳名的柳如是,都很值得一提。

姬侍画家

汤漱玉在《玉台画史》,还有一类姬侍的女性画家。她们或为贵族之女(多为庶女),或从良的妓家女,李因便属此类。

  • 李因,浙江钱塘(今杭州)人,为画家葛徵奇之妾。她能诗能画,善山水、花鸟,亦工芦雁。画得陈淳之法,多用水墨,苍劲无闰阁气。葛徵奇每加以题跋,常云:“花鸟我不如姬,山水姬不如我。”葛去世后,李因以卖画为生。有《竹笑轩吟草续稿》存世。传世作品有《菊石鸣禽图》、《芙蓉鸳鸯图》等。

清 李因 芙蓉鸳鸯图纸本,墨笔,纵115厘米,横47.3厘米现藏上海博物馆

管夫人以竹抒其豪迈之气度,文的花鸟满满都是女性的细腻委婉……女艺术家,作为绘画艺术不可或缺的部分,在历史长流中并未缺席。

--最底部有评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 免责声明 ·


文/制作 马静

注:文章参考书目

刘莉.《中国古代女性画家研究》

徐虹.《女性:美术之思》.[M].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

梁姁.《中国古代女性绘画“缺席”的情由》.[M].美术界

图片均来自于网络


编辑:马静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