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宝藏网首页>>新闻>>详情

越中佛传·东南佛教盛事胜迹圣物展在西湖美术馆开幕

2017/1/12 15:00:00 来源:宝藏网

杜牧诗云:“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是描写江南佛寺之多。东晋、南朝江南佛教昌盛,帝王开窟造像,高士舍宅为寺,金铜造像显现无量寿佛崇拜。越地出土的众多东吴、西晋佛像遗物,可谓佛教早年传入东南的实物证据。

1月11日,“越中佛传·东南佛教盛事胜迹圣物”展在浙博西湖美术馆开幕。在省内外23家文博单位鼎力支持下,展览汇聚111件(组)佛教遗物。这些遗物多出自浙江省境内的佛塔、地宫、窑址、墓葬中。以吴越国至宋元明时期佛塔出土的金铜造像居多,还有其它质地的佛教造像和经卷、舍利容器,以及寺院中使用的梵钟、磬等器物。尤以五代吴越国时期的金铜造像数量最多、内容最为丰富。这与吴越国崇佛的历史背景密切相关,值得进一步探究。

展览现场

展出的展品中不乏省外出土的佛教珍品,如苏州瑞光寺塔出土的吴越国金书《妙法莲华经》,山东莘县宋塔出土的北宋杭州刻本《妙法莲华经》,上海松江兴圣教寺塔宋代地宫出土的吴越国时期铜泗洲大圣像。这次展览传世的展品有两件,分别为安徽博物院收藏的一卷《海盐金粟山广惠禅院大藏经》以及江苏常州金坛博物馆收藏的乙卯岁(955)吴越国王钱弘俶造铜阿育王塔。

三国两晋南朝隋唐时期

长江下游地区三国吴、西晋墓葬及窑址中,出土了众多贴饰佛像的器物,表明佛教较早在中国东南流行。东晋、南朝佛教开始融入中国传统文化,帝王礼遇佛法,名士精于佛理。许玄度生前建塔、舍宅为寺,死后转世为梁岳阳王萧詧续修佛塔的逸事,在越中广为传布。宁波阿育王寺以起塔供养传入东土的释迦牟尼佛真身舍利久负盛名。齐梁年间开凿的剡山大佛,为江南早期重要石窟造像。表现无量寿与弥勒信仰的金铜造像,出土于南京六朝遗址以及浙江、上海宋明时期的佛塔遗迹中。隋唐时期佛教进一步中国化,隋代智者大师首创佛教宗派天台宗,求法日僧多次巡礼天台山国清寺。浙江保存最多的唐代佛教遗迹是《佛顶尊胜陀罗尼经》经幢。佛塔出土的隋唐金铜造像,存世唯一图文兼备的《佛说阿弥陀经》写本,都是研究这一时期佛教的重要实物资料。

南朝鎏金铜大势至菩萨立像 年代:南朝 尺寸:通高39厘米

此像由浙江省博物馆收藏,上世纪七十年代借与天台县国清寺,天台县博物馆暂存至今。

菩萨头戴三朵簪花,额发作三瓣下弧悬垂,顶饰插花宝瓶,双目下视,面带微笑。右手施无畏印、左手施与愿印,跣足立于圆台上。身后为一莲瓣形通身大背光,背光外缘浅刻钩形火焰纹,侧面背光呈圆弧形内倾。此像交叉穿璧式的璎珞装饰、规整的连续波状起伏的衣纹、裙饰下摆向外撇开的样式,极具时代特色。

南朝铜观音菩萨立像年代:南朝 尺寸:高27厘米,宽10厘米,底6.9厘米

此像为南朝梁、陈之际(约550)所铸。相当于北朝东魏末年至北齐初年。

这尊菩萨脸部狭长,面带微笑,头戴宝冠,冠带于耳上方打结垂搭于两肩。左手施与愿印,右手上举施无畏印,宽袖长衫飘逸,跣足,立于覆莲座上,莲座下接四足方床。莲瓣形通身大背光,外缘饰火焰纹,底部边缘呈直线。背面浅浮雕释迦、多宝并坐塔内说《法华经》图。画面分三层,上层为覆钵形塔顶,五重相轮,塔刹两侧各悬幡带;中层为塔内释迦、多宝并坐于覆莲座上说《法华经》;下层为供养的插花,以枝蔓相连的莲枝,左右承托莲蕾上站立的菩萨,以胁侍二佛。

隋鎏金铜菩萨立像 年代:隋 尺寸:通高19.5厘米

此尊菩萨面含微笑,头戴三瓣式花冠,冠带垂至两肩。后饰桃形头光,头光外缘刻画钩形火焰纹,内为三重圆轮;侧面呈圆弧形内倾。身上佩项圈、交叉穿璧式长缨珞,双手合十,跣足立于仰覆莲座上。莲座下接九边形台座。

隋鎏金铜观音菩萨立像 年代:隋 尺寸:通高15厘米

菩萨头戴高冠,面相清瘦。颈饰项圈,身挂交叉穿璧式璎珞,右手下垂握净瓶,左手上扬持杨柳,跣足,立于仰覆莲座上。莲座下接三层八边形台座,台座背部呈圆弧形。惜背光缺失。

唐鎏金铜七佛造像 年代:唐 尺寸:通高19厘米

这尊造像以镂空手法铸成。七佛呈上三下四纵向排列在对称的菩提树分枝上。佛馒头髻,面相圆润,身穿圆领通肩袈裟,双手拱于胸前,结跏趺坐于莲枝座上,桃形头光。菩提树顶端拱托单束火焰,卷曲的分枝承托七佛的莲座。整株菩提树原应嵌插在镂空的壸门方床上。造型独具匠心,是小乘佛教七佛崇拜思想的实物写照。

唐广德元年(763)铜钟 年代:唐 尺寸:通高45厘米,下口直径25厘米,腹围74.5厘米

此钟为青铜合金,唐广德元年(763)铸造。呈圆筒形,对称龙头鼻祖。上顶与下腹部间饰平行单线凸纹两周,下腹部饰凸起宽带纹一周,在相对的位置上铸有承击的小圆墩两个,凸出于钟面。钟身上下所饰纹饰对称,以双线勾勒,分为上下各四区,共八格,每格内填单线空白方框,方框外镌刻铭文:“维唐广德元年岁次癸卯朔十一月廿日越州诸暨县石渎村檀越主僧道懃僧难陀奉为亡兄承之铸钟一口用铜卅五斤永完供养。”其余刻铭大多为经语:“佛说广大秘密善住宝楼阁心陀罗尼唵摩尼跋阇犁哞随心唵摩尼达哩哞哺咜大威德金轮佛顶一字王真言勃噌合牛。”刻铭中还有一些是僧人或信仰者的名字:“预缘人何简杨贞边隐王本杨松朱迁杨乙娘何妙娘边团娘故人蒋融故人楼代。”时至贞元十四年(79),后人又在该钟的顶部增刻了字迹粗糙模糊的铭文:“维唐贞元十四年闰五月十三日檀越主王潭等于石渎岭下村众募缘就乡内杨荣漫赎小钟子对众秤起卅三斤当上色绢丝七十两从杨邦向衷永充供养向外人不入缘。”造型稳重端庄,制作精良。

唐插图本《佛说阿弥陀经》写本 年代:唐 尺寸:长29厘米,宽45.5厘米

此插图本《佛说阿弥陀经》写本,是目前唯一所见图文兼具的《佛说阿弥陀经》写本,是研究唐代佛教的重要实物资料 。

残片分上下两 部分,上为经画,下为经文,内容为《佛说阿弥陀佛》正宗分起首部分关于阿弥陀佛国庄严景象的描述。绘画用墨 及土红(赭)、朱 砂、白 垩、黄等色,佛、菩萨头光或背光内沿以绿色稍加晕染。“七宝池”与“宝楼阁”居于画面正中;一佛二菩萨居右,当为阿弥陀佛与观音、势至的组合;三位阿弥陀佛国土众生居左,当为表现其以衣裓盛花礼敬供养以阿弥陀佛为代表的各方诸佛的场景。

写本经文部分:朱丝栏,墨书,唐楷,朱笔点读,存26行,行10字。已有学者从绘画内容、绘画语言、写经书风以及佛经版本等,考证其为唐开元之后盛唐或中唐之作,以中唐可能性为大。

五代宋初吴越国时期

吴越国是唐宋之间东南沿海极为重要的地方政权,定都杭州,版图最盛时,北起苏州,南抵福州。三代五王奉中原王朝正朔,在十国中享国最长。呈衰微之势的佛教,东南之地在钱氏诸王带动下,蓬勃发展,这里成了名副其实的东南佛国。末代国王钱俶,在位三十一年,奉佛至诚至虔,建寺起塔,开龛造像,刻经造幢,礼遇高僧,搜求佛籍,复兴天台宗。杭州雷峰塔、金华万佛塔、东阳中兴寺塔、苏州瑞光寺塔、湖州飞英塔、龙游湖镇塔、海宁智标塔、上海兴圣教寺塔,出土了众多金铜造像、阿育王塔、经卷等礼佛精品,极具时代、地域特色。钱俶以金铜精钢两次铸造八万四千阿育王塔,中藏《宝箧印经》。钱俶开官府大规模刻经之先河,三次雕印八万四千卷《宝箧印经》,在中国佛教史上影响重大。塔内瘗埋法宝佛经,吴越国开风气之先。

五代青铜释迦牟尼像 年代:五代十国

宋元明时期

宋代三教合一,佛教和中国传统思想越来越接近,佛教进一步世俗化,深入民间。温州白象塔、千佛塔出土的塑像,瑞安慧光塔、丽水碧湖塔出土的经卷,体现了这一时代特色。海盐金粟山广惠禅院写本大藏经,继承吴越国大藏经传统。两宋时期民间或寺院开雕的六部大藏经,都在吴越国故境刊版,盛况空前。元代信奉藏传佛教,在南宋故都开龛建像,造喇嘛塔,以镇王气。海盐镇海塔地宫、上海圆应塔出土的藏传佛教造像,结合杭州飞来峰、吴山宝成寺开凿的摩崖龛像,反映了藏传佛教在江南的流行情况。明代皇帝大多信奉佛教,刊刻了多部大藏经,紫柏真可万历初筹刻《嘉兴藏》。普陀山在明代被确立为观音菩萨道场。嘉兴佛塔出土了众多明代造像和经卷,桐乡崇德崇福寺塔出土的造像中,藏传佛教绿度母像与汉传佛教观音像共奉,反映了民众的佛教信仰。

南宋铜泗州大圣像 年代:南宋

宋青白瓷佛坐像 年代:北宋

北宋《妙法莲华经》局部 年代:北宋

隋唐佛教融入华夏传统文化,金铜造像、写经插图,多见千佛、七佛、阿弥陀佛、观音菩萨形象。五代宋初吴越国时期,东南佛教盛极一时,钱氏诸王笃信三宝,末王钱俶毕生崇佛,造八万四千阿育王塔、藏八万四千《宝箧印陀罗尼》刻经,愿佛法永驻,期国泰民安。吴越国金铜造像,承袭隋唐造像遗绪,开启宋明造像新风,以表现西方净土信仰的阿弥陀佛和观音菩萨为主,形式与同期西湖摩崖龛像一致。宋代佛教进一步世俗化,出土的写本、刻本佛经,砖雕、泥塑造像,体现了这一时代风气。元代地宫出土的三世佛造像,反映藏传佛教在江南传播。明代佛塔出土的造像,不仅有汉传佛教造像,还有藏传佛教绿度母像,金铜佛、菩萨像与道教造像同塔供奉,表达了普通民众的宗教信念。

“越中佛传·东南佛教盛事胜迹圣物”展展期为:1月11日——3月27日。地点在浙博西湖美术馆3楼,对佛教文化有兴趣的朋友一定要去看看哦!

注: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宝藏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宝藏网的价值判断。